首页 > 宝鸡站 > 热点论道 > 正文

整治“形象工程”,拍脑袋决策岂能拍屁股走人?

核心提示: 人口不足400万、地方财政年预算收入不足100亿元的华北某市,竟斥资逾40亿元建设博物馆、美术馆等场馆,还请来多个国际建筑公司及设计师;一些乡村掀起“景观热”,争先恐后建大亭子、大牌坊、大公园、大广场等,一个入村牌坊花费以百万元计。

陕西网

人口不足400万、地方财政年预算收入不足100亿元的华北某市,竟斥资逾40亿元建设博物馆、美术馆等场馆,还请来多个国际建筑公司及设计师;一些乡村掀起“景观热”,争先恐后建大亭子、大牌坊、大公园、大广场等,一个入村牌坊花费以百万元计。记者近日在多地调研发现,近5年多来“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受到相当程度遏制,但是一些地方也出现“不建楼堂建场馆、不顾实际造景观”等值得关注的“四风”问题新变种。(《瞭望新闻周刊》 12月18日)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把严格控制机关、团体楼堂馆所建设摆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相继出台了《关于党政机关停止新建楼堂馆所和清理办公用房的通知》《机关团体建设楼堂馆所管理条例》等文件,明确要求进一步加强制度建设,把严格控制机关、团体建设楼堂馆所的举措制度化,建立长效机制,推动监督检查常态化,防止公共资金用于新建政府性楼堂馆所,把宝贵的资金更多用于发展经济改善民生。

不可否认,近五年多来,在遏制“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方面确实取得了明显成效。但正所谓“四风”问题具有顽固性、反复性、变异性和传染性,一些地方又出现了“不建楼堂建场馆、不顾实际造景观”的新苗头。这些苗头背后藏着的却是当地执政者的一番不足以为外人道之的心思。比如,有的“不怕群众不满意、就怕领导不注意”,打的是引起上级领导关注的算盘,有的打的是“留名当地”的主意,希望通过打造具有个人烙印的地标建筑实现留名当地,彰显政声的目的,还有的更有从中左右逢源、权力寻租、捞取好处的算计,于是以“民生工程”“文化建设”“脱贫攻坚”“留住乡愁”等各种冠冕堂皇地名义,堂而皇之的大兴土木,大肆建造。

然而,这些工程项目大多华而不实,不仅不能给当地带来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反而容易造成地方财政投资,让地方财政背上沉重债务,让城乡生态环境遭到大肆破坏。特别是,随着执政者任期一到或者届中调整,继任者未必愿意为前任背书,于是不少前任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就顺理成章的变成了“烂尾工程”。但这些“烂尾工程”对民生民心的影响却是难以估量的。因为,这些工程挤占的是民生资金,影响的是民生事业,而埋单的却是当地百姓。

总之,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些“形象工程”之所以屡禁难止,其根源就在于“一把手”权力的高度集中,在于权力的任性,在于自上而下、唯上不唯实的“拍脑袋”决策。对此,社会众多有识之士提出了听民意、定标准、严把关、强监管等一系列切实可行的意见建议。但,笔者想说,这些意见建议都是治标不治本,因为并没有碰触到决策者的根本。在笔者看来,与其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要彻底杜绝“形象工程”,关键是要让决策者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或者成本,比如与“乌纱帽”挂钩,终生追责问责等。如此一来,或许“形象工程”才会真正销声匿迹。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李社良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6001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